新闻| 汽车| 房产| 家居| 财经| 美食| 购物| 健康| 娱乐| 体育| 教育| 科技| 数码| 便民| 旅游|
写湘西风骨·抒胸中逸气--舒湘汉作品赏析
2020-05-23 12:27:10 来源:资讯

 

组织机构

主办单位:北京观复美术院

承办单位:观复美术馆

学术主持:刘龙庭(中国国家画院研究员)

展标题字:范迪安(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

参展画家(按年龄排序):

李泽霖 陈华民 王树立 田林海 朱道平

舒湘汉 孔 紫 尹 石 刘 健 赵国毅

朱训德 邓维东 邢鸽平 白云乡 孔维克

朱全增 李一唯 刘 云 刘进安 吴 昊

朱三秋 范海生 宣 兵 刘 杰 李鼎成

王巨亭 方 土 刘艳会 王界山 吕大江

前 言

“格物致知”,出自儒家经典《礼记•大学》:“致知在格物,物格而后知至”。意为探究事物原理,从中获取智慧。对于中国画而言,画家为物象传神,要忠实描写观察对象,穷尽物理,就首先必须“格物”,“格物”之后才能“致知”,这个“知”是物之体貌,也是画家心源所在。“格物”是面对自然和传统,有一种细致入微的观察和表现,它不是为了刻画而刻画,而是讲求传神、富有生趣的表达。通过格物、致知、乃至进一步对生命与自然思考和体悟,从而在创作上达到传统、生活、心源三位一体,才能进入到更高的艺术境界。

有鉴于此,这次展览以“格物致知”为题,意在倡导艺术家在观察现实生活时,要有一种“格物”的意识和精神。在面对自然、客观事物的物情、物理和物态,记录下自己的观察所得,把它提炼成绘画语言,最后使自己超越物理羁绊,超然于物象与自我形骸之外,达到内心的豁然贯通。

画家简介

舒湘汉,1951年出生,湖南吉首人,毕业于湖南师范大学美术学院,现为吉首大学美术学院首任院长、教授,张家界学院教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曾任湖南省美术家协会理事,张家界市美术家协会名誉主席,张家界中国画学会名誉会长。湖南省高等学校教师系列高级职务任职资格评审委员会委员,艺术学学科评议组组长。

写湘西风骨 抒胸中逸气

———读舒湘汉先生人物画有感

文/启琼

中国改革开放改变了中国在世界政治格局中的地位,使国家经济由贫穷发展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强国。作为艺术家,生活在这个太平盛世的确是一种幸运,拥有自由宽松的创作环境,无需为最基本的生存条件担忧,艺术个性得到了最大限度的释放,思想价值得到了充分的体现。作为中华民族优秀文化传统的中国绘画艺术在这一时期是真正达到了“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大繁荣。

作 品 欣 赏

▲《井冈山红四军参谋长王尔琢》145x162cm

市场经济作为国家运转的能源体系,在促进文化艺术大繁荣大发展的同时也同样存在着对艺术生态内在的影响,加之高新科技的飞速发展也在改变着传统的审美结构,使得传统艺术的渗透空间受到了高强度的挤压和任意切割,迫使部分艺术家产生了对传统艺术命运的担忧和焦虑,但也正是因为这一特殊的历史时期对这一时期的艺术的检验和存真去伪,沉淀了丰厚的代表着这一区别于任何历史时期的优秀文化传统,凸显了一批文化自信、思想坚定的德艺双馨的优秀艺术家,他们有情怀,有信念,怀揣初梦,“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游于艺”,他们的艺术作品和思想观念透过历史深深的影响着当代中国画艺术的发展,如南方的方增先、童中焘、刘国辉、卓鹤君,北方的卢沉(已去世)、郭怡踪、李世南、李少文等等,他们都是当代中国绘画界最有影响力且领导潮流的大家,在巨大的物质诱惑面前,他们一直保持着艺术家的本色,坚守着艺术和人格的双重底线。现就职于吉首大学张家界学院的舒湘汉教授就是一位放得下名利,守得住初心的中国画人物画家。

▲《苗女冬元》65x65cm

▲《晨妆》95x95cm

舒湘汉先生是一位50后人物画家,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早年毕业于湖南师大美术学院,曾任吉首大学美术学院首任院长,为人耿介正值,为艺虔诚纯粹。自他从美术学院院长岗位上退下来以后,就一头扎进浩瀚的传统之中,深居简出,虔诚的探寻着艺术的真谛。十年磨一剑,经过十年的潜心探索与实践,舒湘汉先生的人物画实现了一次完美的飞跃,其人物画作品既具有民族传统文化的醇厚,又具有贴近生活的时代气息,极具表现力和感染力的用“线”是舒湘汉先生艺术创作的标志性语言。齐白石有衰年变法,舒湘汉先生的盛年渐悟则为他下一步的变法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涨水虾公退水鱼》150x150cm

▲《喜望人间》95x95cm

舒湘汉先生是一位浪漫主义型画家,但他的创作大多却是现实主义的,他的作品多以湘西少数民族人物为主要表现题材,近几年来多次出国采风写生,因此也创作了一批异国风情人物作品,如他的《武陵风骨系列人物》和《南非写生系列人物》等等。舒湘汉先生的人物画以用线造型见长,形神兼备,风格特征明显。“凡画,气韵本乎心,神彩生于用笔”(北宋郭若虚),每当阅读舒湘汉先生的作品时,总是叹服他那自由潇洒如行云流水又诗意浓郁的用笔用线,真的是赏心悦目。用当代中国人物画创作经常会出现的矛盾和理论来比照舒湘汉先生的人物画,舒先生的人物画既是在刻画人物形象又不是被动的将描摹人物形象作为终极目的;既是在追求一幅画的意境又不是简单的对一首古诗词进行图解翻译,他将“以形写神”作为指导他人物画创作的核心价值标准,轻松地统一画面,准确的表达了他的精神诉求。他在表现湘西少数民族人物这些对于他来说十分具有表现冲动和表现欲望的题材时,那血浓于水的真情流露和极具音乐节奏感的中锋书写用线与泼墨相结合,或先写后泼或先泼后写,笔笔生发,笔出情生,生动活泼,多一笔太多,少一笔太少,将湘西人善良朴实的本质表现得淋漓尽致。哪怕是一幅写意白描,也能让人感受到色彩的丰富,尤其是在表现少数民族少女或古代仕女的时候,那中和而不失个性,灵动而不失稳健、自由而不失法度的淡墨用线既如宝石一般晶莹剔透而又温润如玉,干净利索,由是,笔下的人物也就不仅仅是栩栩如生,而是超凡脱俗,既养眼又养心。譬如他近期创作的《苗女》、《长鼓敲起来》等作品均为格调高雅的上乘之作。

▲《亲家》125x125cm

▲《清真寺看门人》95x95cm

艺术没有绝对的评判标准,但对于欣赏中国画来说,要品评一件作品的优劣还是有其感官衡量标准的。北宋黄休复把绘画作品分成逸、神、妙、能四个等级,而又把“逸”放在首位,他说:“画之逸格,最难其俦。拙规矩于方圆,鄙精研于彩绘,笔简形具,得之自然,莫可楷模,出于意表,故目之曰逸格尔。”由此可见,一幅中国画要达到“逸”的品格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且非痛下苦功而能至臻,而在于“拙规矩于方圆,鄙精研于彩绘”。现实中,我们往往遇见一幅好的画作时,会被画中散发出的一种气息所感染,让人耳目一新,让人为之神清气爽,这是一种妙不可言的精神体验,我们会认为这件作品具有“逸”的品质。清人王昱说,“学画者先贵立品,立品之人,笔墨外自有一种光明正大之概,否则画虽可观,却有一种不正之气,隐跃毫端,文如其人,画也有然”,他还说“画中理气,人所共知,亦人所共忽,其要在修养心性,则理正气清,胸中自发浩荡之思,腕底乃生奇逸之趣”。很显然,王昱是在告诉我们,绘画作品的优劣高下取决于绘画主体的画家的人品,因此,学画者贵先立品,立品贵在修养心性,惟其如此方能达到画中理气正,胸有浩荡之思生发,笔下有奇逸之趣产生。

▲《悠然南山趣》95x95cm

▲《秋深农家园》95x150cm

中国画与中国的老庄哲学有着紧密的联系,中国画的“写意”、“以形写神”等等术语饱含哲学义理,以抽象的哲学理论赋予中国画“天人合一”的精神内涵。南朝宗炳在其《画山水序》中说“圣人含道映物,贤者澄怀味象”,“道”即为老子道家哲学要义,“澄怀”则为循“道”修“道”之心境,而“味像”之“像”又非客观存在之“像”,而是超越客观存在之像之上之“像”,清代扬州八怪之一郑板桥的画竹感悟与宗炳的“澄怀味象”有异曲同工之妙:“江馆清秋,晨起看竹,烟光日影露气,皆浮于疏枝密叶之间。胸中勃勃遂有画意,其实胸中之竹,并不是眼中之竹也。因而磨墨展纸,落纸倏作变相,手中之竹又不是胸中之竹也。总之,意在笔先者,定则也;趣在法外者,化机也。”板桥所说虽句似珠玑,然对于初学绘画者来说不可谓不晦涩玄奥,其实这即是中国画区别于其他民族绘画艺术,与中国哲学互为表里的莫测高深之处。

▲《多哈风情》165x128cm

新闻推荐